西安私家車車身廣告迷途在哪裏?

發布時間:2016-12-16 00:08:53 點擊率:
    私家車車身廣告,這個被細分的行業在國內已經走過了7年。但一直走走停停,沒能“提速”。在從業者認為其有著美好前景的同時,麵臨的是規模化、缺少大企業認可等難題。
     
      南北“甲客”
     
      在國內,有一撥願意讓私家車成為廣告載體的人,他們被稱為“甲客族”。而“甲客”一詞是由南京甲客網絡傳媒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南京甲客)“發揚光大”的。簡單說,就是給私家車穿上一層馬甲,而車主也會因為這層馬甲獲得相應的報酬。
     
      連接廣告主和車主的便是南京甲客這樣的公司。“全國我是第一個做的,後來很多城市都逐漸有了。現在,西安做得還不錯。”南京甲客的負責人黃青對新金融記者說。
     
      公開資料顯示,南京甲客成立於2007年4月,是國內私家車車身廣告領域的開創者、中國私家車車身廣告價值的發現者。
     
      南京甲客曾轟動一時,據黃青回憶,公司成立之初備受關注,當時接受過近千家媒體采訪,僅央視就先後報道過4次。距今,已經七年了,“但成版人抖音食色APP依舊在種試驗田。”
     
      “做來做去,單子都上不了一百萬,都是幾十萬的單子。導致這個行業很難有一個成功的品牌案例。”黃青稱,如果私家車廣告行業是一個新產品方——方形西瓜,廣告主對它的興趣一直停留在“切一片嚐嚐”的階段。
     
      就訂單金額而言,公司在西安的陝西甲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陝西甲客)要幸運一些。
     
      陝西甲客公司總經理梁永強稱,公司成立於2008年,2010年業務就逐漸成型了。2011年,陝西甲客參與了“2011西安世界園藝博覽會”的宣傳工作。當時有15000輛私家車貼了相關車貼,橫跨6個省20個市。之後,這個行業在西安甚至陝西稍稍打開了局麵。
     
      梁永強說,因經濟形勢不好,2013年,30多人的公司,業績也就680萬元。隻有2010年和2011年是達到千萬元,“沒賺到什麽錢,是廣告行業裏的農民工”。
     
      黃青不太願透露公司業績,“持平”——他用這個詞來形容這幾年公司運營的現狀。
     
      “其實,成版人抖音香蕉就是一個中間服務公司,起到一種橋梁作用,本身並不算是能產生主要價值的部分。核心力量就是把更多的私家車主通過富二代成版人抖音app网站的信息平台、技術手段集中到富二代成版人抖音app网站這個平台上。從而為廣告主提供更多的、更精準的廣告投放載體。如果沒有互聯網的發展、移動互聯網的發展、沒有私家車這幾年爆發式的增長,私家車就不能從那個身份、地位的象征轉變為代步工具,也就沒有成版人抖音香蕉這個行業。”梁永強說。
     
      除了梁永強的陝西甲客,如今的西安,已經有三四家公司在運作私家車廣告了。“有‘卡吧’、‘車立方’等。”梁永強表示。
     
      “‘甲客’是正宗的,富二代成版人抖音app网站是山寨的。”一家類似公司的員工對新金融記者說。該員工稱,此行業進入門檻很低,隻要有客戶資源,租個辦公場所,招幾個人,在工商部門辦好相關手續,就可以開門營業了。
     
      而他所在的公司,除了老板也就七八個人,去年的業績也接近千萬了。剛開始私家車主不太好找,兩年來也積累了幾千輛私家車的資源。“賺不了大錢,但就這麽個小圈子,相互之間也會搶客戶。”
     
      據該員工稱,西安目前除了“有名”的幾家做私家車廣告的公司之外,很多原本隻負責業務設計製作業務的小店,也會做私家車廣告。但僅停留在,有客戶就做,沒客戶就不做的階段,不以此為主。
     
      變身的車主
     
      能被“山寨”的背後,是相對簡單的商業模式。
     
      梁永強說,西安的幾個同行在今年過年的時候一起喝過茶,大家商量後決定成立個小聯合會或者小商會,“大家都不要砸價了,打到最後誰也做不成,搞不好還把這個行業做死了。”
     
      作為被山寨的對象,黃青和梁永強在努力地增強自己公司的核心競爭力。他們試圖讓私家車不僅僅隻是廣告的載體。
     
      “私家車廣告的優勢,在於它是一個互動媒體,是活的,但其餘的戶外廣告都隻是一個點。相對於公交車廣告,私家車車主更值得深入挖掘。”黃青說。
     
      梁永強則認為,每一個車主都是一個小能量源,如果把每一個小能量源聯係起來或者聯合起來,它就會產生爆發的力量。
     
      所謂的深入挖掘,主要是在“精準”上做文章,這是黃青和梁永強達成的共識。
     
      建立和加強數據庫建設。黃青說,南京甲客目前擁有7萬輛相對完整和全麵的私家車信息。陝西甲客的數據庫也有7萬輛私家車的信息,精準信息有三萬多。
     
      所謂精準信息,不僅僅關於私家車,更關於私家車車主。它們包括私家車車主的家庭住址、家庭成員、家庭成員的年齡、工作單位、職業、平日的行車路線等等。
     
      “富二代成版人抖音app网站要由量轉化成效益,就是把廣告的精度做上去,後台將根據每個車主的屬性做歸類,它大概有35項,後期還會逐漸豐富。足夠精準的信息才能給廣告主提供更加精準的投放。”梁永強表示。
     
      有關精準投放,黃青和梁永強早已開始踐行。
     
      梁永強給新金融記者講了幾個成功的案例。
     
      在一款白酒廣告的執行過程中,陝西甲客根據“接任務”(廣告任務會發布在陝西甲客網上,車主可以自己去接)的車主信息,從中挑選出符合廠家需求的,且有“招待需求”的車主。並推行了“後備廂工程”——在每個車主的後備廂放一箱與之消費水準相匹配的白酒,在廣告任務執行期間,如果車主能將該箱酒賣掉,在拿到張貼廣告的酬金後,還能獲得銷售白酒的額外獎金。
     
      “每個車主都是一個微型經銷商,南京做得最好的車主曾經一年拿過五六萬元。”黃青說。梁永強還讓私家車車主幫助一飲料新品完成了小店鋪貨的任務。“現在,誰都認識一兩個樓下小賣店的店主,私家車車主隻需要跟對方說好,並提供店主的電話,鋪貨的具體工作由廠家完成,這對飲料廠家而言非常省心省力,速度還快。”梁永強稱。
     
      在這個過程中,這些私家車車主在一些利益的驅動下,會變身成“售樓員”、產品促銷、推廣人員等等。“應該很好地利用私家車車主,以及車主周圍的圈子。也隻有這樣,才能提供給廣告主更有價值的服務,也才能提高單價。”梁永強說。
     
      在黃青看來,這是消費者在為自己喜歡的產品代言。
     
      多年來,消費者隻是被動地接受廣告,從來沒有為自己喜歡的產品做代言。因為廣告的發布任務是車主自己接的,車主不會接自己不喜歡的產品廣告,在這個過程中,如果能執行一些比較簡單的任務從而增加私家車車主的收益,沒什麽不妥。
     
      對此,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薛勝文表示,我國正在從一個生產工廠變成世界消費市場,消費競爭加劇,對廣告的總體需求增長態勢確立,從廣告商的角度,將更加注重對於廣告有效性的評估與量化,向著理性、有效、精準投放之方向發展,這也表明了私家車廣告行業存在的合理性。
     
       “規模”難題
     
      “私家車廣告行業目前在我國處於快速增長階段,前景甚好。”薛勝文對新金融記者說。這實際上也是黃青和梁永強的心聲,但一個存在7年卻還在爬坡階段的行業,之所以沒能快速發展起來,橫亙在發展路上的第一大障礙,是很難實現的規模化。
     
      黃青說自己曾經接過一個1000多萬的單子,廣告主要求投放35個城市,每個城市50輛車,做一年。但是富二代成版人抖音app网站沒有資金實力去整合全國市場。
     
      無獨有偶,當梁永強拿著推廣新品的成功案例去找加多寶、娃哈哈時,對方曾直言不諱地說,“成版人抖音香蕉需要的數量,你們執行不了。”
     
      數據顯示,2013年,我國私家車保有量達8507萬輛。近年來,私家車數量仍在以年均1400多萬輛的速度迅猛增長。
     
      “在8000多萬輛私家車中,隻要有一半甚至更少一些數量的私家車投入這個行業,那前景就不可限量。”黃青表示。
     
      然而,這隻是一個“理論上”的前景。因各地經濟發展現狀不同,行情也不同。南京和西安,願意參與到私家車廣告行列裏的私家車車主,大多是兩種心態,一,補貼一下養車成本,二,好玩。
     
      在黃青和梁永強的數據庫裏,95%以上的車都是售價在15萬元以下的家庭用車。
     
      與此對應的是酬金,按普通行情算,西安私家車車主每月的收入在200元左右。而南京車主的年收入則大概在3000元左右。如果車主變身成了“微型經銷商”或者別的角色,那收入就另當別論了。
     
      對規模化,黃青在創業之初就試圖走“全國化”之路,他欲通過加盟的方式,迅速實現擴張。終因總部實力不夠,對加盟商的吸引力和扶持力度不夠大,導致這條路沒能走通。
     
      而梁永強的加盟路,則剛剛開始。“至今,有130個城市的相關公司谘詢過有關加盟事宜,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參與進來。有關加盟費,可能會象征性地收一點技術服務費。”梁永強說。
     
      在給好幾個準車主媒體做顧問的、獨立商業趨勢觀察家、數字營銷專家肖明超卻認為這個行業很難實現規模化。他說在這個過程中,廣告主關心的核心問題,是發布時間、發布頻次、數量。車本身是一種個性化的符號,很多人可能不太願意接受這種廣告形式。
     
      肖明超對新金融記者表示,如果行業能最終走向一個發布任務的眾包平台,使得商業模式具備互聯網公司的特質,車主人群就會很有價值。而“多麵”車主的精準化,還有待企業對參與其中的私家車車主做更深層的挖掘。
     
      問題還不止這些。
     
      北京、天津、成都等城市明令禁止在私家車車身上張貼廣告。
     
      據梁永強介紹,上海曾經有公司運作過,但沒做起來。一方麵上海雖然沒有專門針對私家車廣告出台過相關條文,但對戶外廣告的管理整體比較嚴格;另外,上海城市密度大,生活節奏快,私家車車主並沒有很多時間用在張貼廣告事宜上;還有,上海的消費水平又高,對廣告主而言投入成本肯定更高。而廣州也有公司涉獵私家車廣告業務,但都不是主營業務,因此也沒能做起來。
     
      “深圳,有一個加盟商正在嚐試做,至於結果還需要再等等。目前全國做的比較好的城市還有合肥、南京、福州、青島、杭州等地。一些原來有,後來沒能做下去的城市,最主要的原因是沒有客戶,要麽提供給客戶的價值不足以支付相關的廣告費用。”梁永強說。
     
     
      薛勝文表示,私家車廣告的發布主體不是企業、公司等經營性單位,而是車主個人。同時,作為廣告載體的私家車行蹤不定,因此,工商機關很難判斷私家車上的廣告是否經過了審批,也很難判斷其屬於經營性還是自設性。在私家車廣告的前置審批環節上,相關法規的強製性更是難以實現,隻能依靠車主自我把關。
     
      在廣告執行期間,與車主的及時聯係,廣告的張貼以及後期的監督,還需要更多細致的服務。
     
      而眼下,為了提高利潤率,梁永強說陝西甲客開始慢慢轉型了,他準備做一個針對車主的商城,以後給車主的酬金還會有油卡、現金,但逐步會轉化為商品。但如果給商品的話,相對於之前200元的油卡,可拿到價值400-500元的商品。
     
      在幾年的發展曆程中,黃青和梁永強都接觸過風險資本不論主動還是被動,但風險資本均表示“觀望”。
     
      “市場經過這麽多年的發酵,已經接近一個爆發的臨界點,但仍在難產當中。這個行業需要一個契機。目前還處在破冰之旅,是艱難上行階段,沒能進入一個很好的良性發展的軌道。”黃青說,希望這個行業能做起來,不論是誰。

    新浪   新金融觀察報 
    版權2016-2021西安成版人抖音香蕉廣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  
    聯係人:王濤
    手機:187-0083-3539    135-7299-4670   
    聯係QQ: 759848727    
    網址:www.myrootsmystyle.com  
    地址:西安市未央區鳳城四路世融嘉城北二幢2203室